·市委 ·市人大 ·市政府 ·市政协 会务管理系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领导之窗  纪检监察  办公室工作  组织党建  宣传思想  统一战线  政法维稳  农村工作  红色庆阳  庆阳市情
最新资讯:
今天是:
   市委部门
   政务热点
   重要文件
   干部任免
   市委大事记
   陇东报数字版
   庆阳新闻视频
   群众路线教育
   习近平总书记论改革
   联村联户 为民富民
   效能风暴在行动
   科学发展 成就辉煌
   便民服务
媒体快报
 

甘肃“医联体”建设,让老百姓在家门口享有优质医疗服务

2017-09-01 09:34:45 作者:赵汇 来源:每日甘肃网

  6月17日,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印发《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实施方案》,成为公立医院改革中的一项重要举措。

  所谓医疗联合体在于通过优化医疗资源结构布局,提升医疗服务体系整体效能,让老百姓在家门口享受到连续、省钱且优质的医疗服务。

  一时间,“医联体”遍地开花,成为媒体高频词,更被给予厚望成为医改的宠儿。

  1 专科联盟应运而生

  三甲医院的门诊大楼就像是每年春运的售票处。

  时针拨回2016年,甘肃省妇幼保健院。清晨时分,聚集着各地赶来的人们,她们只为排到专家门诊的一个号码,等到一个床位。

  “产科正常的床位占满了,平车上躺满了,能塞的地方全塞进去了。到后半夜来的孕妇就在候诊区坐着。于是,就给凳子也排了号。床上的编为床一、床二、床三,车上的叫车一、车二、车三,凳子上的成了凳一、凳二、凳三,所以,你能想象到产房忙碌的景象吧?”自称“要保障洪水般涌来孕产妇安全”的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孟照琰说。

  这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由此而改变的生育、健康期待,在呼唤医学和医疗资源的迅速回应。作为“复制”资源比较快速的方式之一——妇产科、儿科专科联盟迅速应运而生。

  “妇儿医生的培养周期长,缺口不能马上填补;建设超大规模的儿童医院,更不利于分级诊疗制度的实施。整合优化现有资源建立专科医联体,应对妇儿科压力是一条最现实的路径。”孟照琰这样定义产科医联体建设的实现背景。

  “联盟”侧重于不同区域医疗机构间资源的互助互补,推行同质化服务体系。至2016年底,我省新生儿死亡率下降至3.11‰,孕产妇死亡率为17.12/10万,虽较2016年的15.07/10万有所反弹,但顶住了“二孩政策”实施后,妇产科、儿科急剧增长的巨大压力与考验。

  特别是,基层联盟成员单位的服务能力得以有效提升。这一年,甘南州妇幼保健院儿科床位使用率由原来不足40%提升至128%,妇产科床位使用率由70%提升至100%以上,多项医疗技术领域实现了“零”的突破。这当中,专科联盟功不可没。

  2 医疗集团横空出世

  医联体在国内不是新鲜事物,以往各地探索建立的托管、帮扶、支援关系的医疗机构,都在此范畴之内。

  6月18日上午,69岁的张耀忠(化名)按时来到城关区张掖路广武门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调整降压药品,为他接诊的医生来自甘肃省人民医院。

  张耀忠患高血压十多年了,以前提起去三甲医院看病就让他发愁,“队排得太长了,看一次病一个上午就过去了。现在,社区医院出门走5分钟就到,挂号、看病、取药不用排队,需要做手术还可以转到省人民医院去,省心又方便”。

  原来,从2016年起甘肃省人民医院就相继选派23名青年骨干前往中心坐诊,通过开展技能培训、健康教育等多种方式,让居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便捷、实惠的医疗卫生服务。仅今年上半年,已有534人次通过服务中心接受了甘肃省人民医院的远程心电诊断。

  时隔2个月,兰州市政府提出以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为核心,组建两个城市医疗集团,在市域和县域范围内形成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就医格局。

  这一布局正是《甘肃省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实施方案》所主推“在政府所在地城市,由三级公立医院或者业务能力较强的医院牵头,联合县区级医院、专业康复机构、护理院以及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构建‘1+X’固定模式区域医疗集团”的模式。

  3 县域“医共体”谋篇布局

  村卫生室是农村三级医疗预防保健网的网底,承担着辖区农民预防、保健、健康教育等公共卫生职能和常见病、多发病的一般诊治等基本医疗服务工作。

  2013年,陇西县卫生局初次试水县乡村医疗服务一体化建设,发挥县区级医院的城乡纽带作用和县域龙头作用,实行县乡村医疗服务一体化管理,县乡村医疗机构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协同发展。

  云田镇张家岔村的65岁老人雷浩吉(化名)就是这一政策的受益者。他因痔疮困扰,在镇卫生院成功做了手术,拿到的账单更让他不敢相信——花费1100多元,新农合住院报销80%后,个人承担费用很少。同样的手术,若到县级医院做,至少需花费3000多元。

  县乡村医疗服务一体化建设是医联体的又一模式。陇西做法与《甘肃省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实施方案》有关“县乡村可以组建医共体”的想法契合。

  如今,陇西、靖远等县区都利用这一模式实现了县乡村医疗机构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协同发展,提升了医疗服务的体系整体效能。

  4 远程医疗延伸至村

  2007年,被业内视作甘肃远程医疗起始元年。

  “省上的主要医疗技术力量、高端检查设备都集中在省会兰州以及其它中心城市,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导致广大基层地区人民群众得不到充分的医疗保障。”对于组建甘肃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甘肃省人民医院院长郭天康有着自己的理解。

  这一年,甘肃省人民医院建立甘肃省远程医疗会诊中心,创下国内三个“第一”:第一个实现覆盖全省100家以上县级医院的省级远程医疗会诊网络;唯一一个免费为基层医院建立远程医疗会诊系统的网络;远程医疗会诊服务最低标准为55元/人次,相当于国内同类远程会诊费用1/10。

  目前,这一全国最大的远程医疗会诊网络已由建立初期的133家扩展到l492家,形成了省-市-县-乡-村自下而上的五级会诊网络构架,覆盖全省所有县区级医院及80%的乡镇卫生院,也成为国内第一个将远程医疗延伸到村卫生室的远程医疗会诊网络。

  5 让资源与技术“多跑”

  让资源与技术“多跑”,让病人少跑,引导有序医疗,是政府力推医联体的初衷。

  通过统计可对医联体建设管窥一二:今年第一季度,我省三级医院住院基金使用金额比例从31.61%降低到28.63%,二级医院基金使用金额比例则从47.62%提高到51.87%。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基层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有优质医疗服务,外出就诊率逐年稳步下降,新农合基金支出分布渐趋合理。

  不久前,甘肃省卫计委主任郭玉芬在兰大二院专科联盟启动会上表示,“新一轮的医联体建设,不能满足于医疗机构的简单组合,还应在医联体内部形成激励共享机制。”

  在这位卫生主政者眼中,医联体的牵头医疗机构“首先要有一种社会责任感。”

  她透露,下一步省上将针对医联体建设出台相关政策,要通过医保资金将联盟医院捆绑在一起变成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更大的背景则如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所言,医联体建设最重要的原则是要由强调单个医疗机构的效率,转向强调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整体效率。兰州晨报记者赵汇

(编辑辛荣钰)
网站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访问
Copy Right © 2010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共产党庆阳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陇ICP备10200178号
您是本站的第
位访问者